2020年07月04日

(星期六)

庚子年五月月十四

欲甩包袱 法庭上的戏精穿帮了

来源 :  山西法制报        编辑 :  郝琦航 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 :  2020-06-15

【 字体 :

经历了四段婚姻,不想尽夫妻扶养义务,晚年生活一片凌乱。如何化解这样复杂家庭中的矛盾纠纷,法官抽丝剥茧找到了背后的“牛鼻子”。近日,左权县法院调解一起离婚纠纷案件。

经历四段婚姻 准备重启幸福

1946年出生于左权县的刘刚,在20岁时便来到武乡县某建筑公司当了工人,两年之后刘刚与左权人李华结婚,次年二人育有一子刘兵(现已50岁),刘兵四个月大时,刘刚与李华离婚,刘兵随母生活。此后十年间,刘刚与武乡县的第二任和第三任妻子结婚、离婚,第二任妻子所生一子和第三任妻子所生一女都随母生活。

1994年,48岁的刘刚下了岗,生活变得窘迫,便回到了左权老家。经人撮合,刘刚和第一任妻子李华复婚。刘刚在60岁时办理了退休手续,工资有了保障,这时他与第三任妻子所生女儿刘倩与其取得联系,并经常将父亲接到自己家小住一段时间。经历了年轻时婚姻的波折,似乎刘刚家庭的温馨小幸福在晚年要重启。

面对重病妻子 可同甘不愿共苦

2014年,李华不幸被确诊身患直肠癌,刘刚考虑到治疗癌症的巨大开销,2个月后趁妻子不在家,悄悄收拾自己的衣物用品不告而别。在李华入院治疗一年后,其亲属来到刘倩家找到刘刚,并将其带到了正在住院的李华面前,要求其支付医疗费,刘刚此时声称工资本在刘倩手中,在李华家属的强烈要求下,刘刚写下了5万元欠条。

随后,刘刚起诉离婚。此时李华病情严重,身体孱弱的她对刘刚的绝情和不负责任伤心不已,深知留不住丈夫,不愿再费气力与之争辩,在失望之余要求刘刚支付其部分治疗费用。

演苦情戏被拆穿 装糊涂逃避责任

在庭前调解时,法官综合考量了双方诉求,先后提出多个调解方案,但是只要提到钱的问题,都遭到刘刚诉讼代理人刘倩的百般阻挠,最终案件从庭前调解程序进入审判程序。

在庭审时,刘刚上演着一出又一出苦情戏。“是李华勾引在先,我才不得已复了婚。”“复婚后,我受尽了李华的虐待,吃不了饱饭,穿不了暖衣。”“李华控制着家庭经济大权,我没有一点男主人的话语权。”……说着说着,刘刚流下了“委屈”的眼泪,俨然自己才是真正的受害者。

此时,李华的援助律师向法庭提供了一段影像资料,证明刘刚说的全是假话。在证据面前,刘刚装起了糊涂,“我得了老年痴呆症两年了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法官问其是否认识坐在对面的李华,起诉书上所述事实是否知情等问题,刘刚均回答“不清楚、不知道”。

牵住案件“牛鼻子” 纠纷迎刃而解

休庭后,合议庭成员讨论认为,刘刚的言行都是刘倩在幕后“导演策划”,要想案件得到顺利解决,只能牵住刘倩这个“牛鼻子”。于是,法官向刘倩说明三点:第一,刘刚主张自己患老年痴呆,糊涂到无法对自己言行负责的程度,那么需要提供病情诊断书并对其行为能力进行鉴定,否则要承担不利后果;第二,如果刘刚被鉴定为限制行为能力人或者无行为能力人,需要指定监护人,刘刚的配偶李华、刘刚的所有子女,包括李华之子刘兵,都有可能被指定为监护人;第三,如果鉴定为完全行为能力人,法庭可以依法追究刘刚在法庭上故意虚假陈述的法律责任,这将有可能作出不利于刘刚的裁判结果。

面对法官摆明的法律后果,刘倩考虑再三,与刘刚商量后,最终父女二人同意调解离婚并给予李华一定补偿,并就补偿数额双方达成调解协议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

主管:中共山西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委员会 | 主办:中共山西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委员会办公室

承办:山西法制报社 | 电话: 0351-2776980 | 邮箱:sxswfzb@163.com

晋ICP备10201881号-3

投稿

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