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07月04日

(星期六)

庚子年五月月十四

很幸运 我是山西法援队伍一员

来源 :  山西法制报        编辑 :  郝琦航 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 :  2020-06-29

【 字体 :

个人简历

吕雪,山西同辉律师事务所律师。

长期从事诉讼、非诉讼法律服务。先后服务于陕煤集团、中国移动、上海浦发银行等公司,处理各类案件数百件。同时参与信访、公安、检察、省法律援助中心等单位的值班、信访接待工作。工作中,她认真践行律师的社会责任和使命,扶危济弱。疫情期间,配合省法律援助中心工作,展现了法律援助律师的良好形象。


律师执业初期的时候都多多少少会接触到公益法律服务,比如法律援助。从2015年通过司法考试至今,我已经服务于这项事业4个年头。

2018年之前,我在湖南执业,基本就是到政府部门、检察机关等单位去值班,履行公共义务。当时资历尚浅,只是简单的接待,进行法律咨询。2019年回到山西,正式在省法律援助中心12348法律服务热线开始值班。

电话值班其实很有意思,虽然见不到人,可是通过声音可以体会人间疾苦。不过当然也有不好的地方,就是遇到合同纠纷,会比当事人还着急,因为没有办法看到合同内容,所以不能给出特别准确的解释。有的时候当事人很着急,会在电话里把合同内容念出来,可是因为思维的局限性,确实没办法记住全部,很苦恼。还好有监督岗的前辈,指出可以要求当事人到就近的律师事务所咨询,或者到各地市的法律援助中心咨询。之前在湖南的时候,值班都是一个人,回到山西,有很多人在一起值班,可以问问题,然后大家一起讨论案子,也很有趣。

如果要说在工作中印象最深刻的,应该就是这次疫情了。由于父母在湖北襄阳伺候80多岁的姥姥和姥爷,所以今年我是准备去湖北过年的。最后一次排班是腊月二十九,所以我买了大年初一的火车票,结果武汉腊月二十九封了城。当时父母和姥姥姥爷都在湖北,我一个人在山西,真的很焦虑,天天看新闻。正月初四的时候,省法援打电话要求上岗。当时没想那么多,可是出了门之后发现路上几乎没有行人,没有什么车,店铺都大门紧闭。等到了值班的地方,也是一股消毒药水的味道,一起值班的律师和我离得很远,我们沟通完全靠喊。初四值班是从下午一点开始的,电话很少,基本都是老问题。比如同学聚会打架、夫妻感情不和、想离婚之类的。但说实话,这段时间我的业务能力得到了极大提高。这是因为电话咨询,遇到自己不太清楚的问题,先查,查不到或者是还是不懂,就揪着监督岗的前辈们一直问。之前做案子类型太单一,这段时间业务能力明显有所提高。

再说回到疫情值班期间,为了降低交接班人员接触感染,中心要求值班律师全天在岗,也就是说,要从早上8点值班到下午6点,还好中心很贴心准备了午饭,要不真的没地方解决午餐的问题。有的时候,接电话接累了,站在窗口看看外面寂寥的街道,会细细思考,自己是不是站在历史长河中扮演一个见证历史的角色。相信,这场疫情总会过去,大家都会开始正常生活的。

其实很幸运,可以通过司法考试,以小小的视角见证中国法治的进程,可以成为法律援助服务队伍中的一员,可以和山西省法律援助中心站在一起,在这场疫情中,为祖国尽一份小小的力。


吕雪



主管:中共山西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委员会 | 主办:中共山西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委员会办公室

承办:山西法制报社 | 电话: 0351-2776980 | 邮箱:sxswfzb@163.com

晋ICP备10201881号-3

投稿

置顶